>>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世界很大 有她才有家

作者:袁桂英     文章来源:江西分公司    更新时间:2018-05-14 15:19:10点击次数:128次字号:T|T

24岁的时候有了我,在最美的年纪、最青春活力的时候开始撑起这个家的半边天。她个子小小、身材纤细,却有大大的能量;她学识不多,不过初中毕业,却聪明睿智,情商极高;她严厉苛刻,不允许我们轻易犯错,却刀子嘴豆腐心,常常给人温柔美丽的安慰,她就是我的母亲,那个孕育我生命、伴我成长、让家充满温暖的人。

兰心蕙质 贤淑如她

母亲一直是我心中的“女神”,年轻的时候有如黑色瀑布般的长发,摇曳的裙摆,夜莺般的嗓音。据父亲说,他与母亲是一眼对上的,始于颜值,忠于人品。母亲的名字里有个“兰”,名字是外公取的,希望母亲如兰花般美好、高洁、贤德。正如名字一样,母亲一直都是一个温柔贤淑的女子,在家是个好妻子、好妈妈、好儿媳,外出是个好搭档、好朋友,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受人称赞那一个,尤其是对待长辈,孝敬有加、贴心入微。爷爷身体不好,带病十几年,怕冷也怕热,很多食物要忌口,为了爷爷更有胃口更是变着法子做菜。奶奶性子急,但是母亲跟奶奶却有一套独特的相处模式,两人是婆媳、是母女、更像知己。

坚强勇敢 她是“超人”

与病魔斗争15载,不能像其他妈妈一样穿漂亮的裙子,不能做美丽的造型,不能化美美的妆,几乎剥夺了一个爱美女性的所有幻想,母亲刚开始的时候也是很难接受,想过许多种消极的方式,但最终为了这个家坚强勇敢的坚持了下来。曾经妈妈不止一次的说过,倘若不是我们姐弟几个,她真的找不到坚持下去的理由,她说家不能散,既然是一个家,那谁都不能够缺席,要给我们一个完整的家。我常常在想,这样一个弱女子究竟是如何做到的,或许只有“女子本弱,为母则刚”这句话更能表达吧。由原来的逃避到现在的从容接受,这些年身体和心里所承受的痛和压力都化成斑驳印记刻在了母亲身上,但母亲依旧每日笑对生活,笑对所经历的一切。

精通“十八般武艺” 她是“百变妈妈”

“老妈,这个冰皮月饼的冰皮料怎么调不好呀,你帮我看看咯。”“我也没做过啊,你这个说明书上怎么说的,给我看看……”她一边唠叨着我爱折腾,一边耐心的教我怎么调配原料。

“老妈,我买了条新裙子,但是太大了,穿不了,你帮我改一下好不好?”“让你多吃点,就是不听,你这条裙子要改的话工程好大,这里要拆开,那里……”她虽然嘴上嘟哝着,但是因为我喜欢,愿意花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就为了改好那条裙子。

从记事开始,印象里没有什么是母亲不会的,“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文武双全,似乎只要做儿女的开了口,最后总会有一个完美的结果。她是教我们说话写字的启蒙老师,是烹饪美味佳肴的大厨,是手握剪刀、针线盒游刃有余的裁缝,是答疑解惑的“知心姐姐”。后来,随着年岁渐长,母亲好像变了,她好像越来越“小”,她常常会像个小女孩样的跟我们撒娇,会因为我们的工作吃醋;教她用微信、用淘宝,会因为学了记不住,然后像个犯了错的学生,央求我们再教一遍。

岁月之轮滚滚向前,从未停歇脚步,从孩子的咿呀学语到母亲的垂暮年华,从妙龄少女到家庭主妇,不过是几个孩子的距离,却要用她得一生去完成使命。“妈妈”这个词既温暖又沉重,惟愿我的母亲在她的后半生可以更轻松一些,后半生,换我们爱您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