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父与子

作者:杨春宇     文章来源:江西分公司    更新时间:2018-06-13 15:53:47点击次数:207次字号:T|T

“家里今年可比去年冷”父亲最后在电话里说道。此时是2017年腊月二十八的凌晨一点,为了躲避春运返程高峰,我独自一人开车连夜往家里赶,再过两天就是年了,这可是中国人一年里最大的事了。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去年这个时候我正是新婚,大红色的喜字似乎就在我眼前浮动,饭菜的香味混合着鞭炮的青烟化成一股浓浓的烟火气,萦绕在心头的是属于家的幸福味道。超车的喇叭声将我的思绪拉回,眼前是大片大片的寒黑,只偶尔几点车灯为这寒黑添上些许暖意,这暖意是极其的吝啬与匆忙,蜿蜒着向前驶去。脑海里又浮现出家里灯火通明的景象,这零星的灯火都是在朝灯火通明处迈进啊,然后汇聚成更为耀眼的明亮,照亮这一整年的寒夜。今年似乎是比往年要冷些,不由自主加快了车速。

去年是带着老婆一起开车回家的,虽然是一样的路程,今年却觉得更为疲累难行。老婆怀孕了,不适合坐长途车,就留在赣州过年了,我也要当爸爸了。父亲的电话再次响起,父亲还未说话,旁边是母亲已经迫不及待的抢走了话语权。此时已是凌晨两点,之所以是父亲打电话来一定是母亲在准备年菜手上不方便,也许是在做鱼糕,也许是卤猪头。从小到大,过年都是母亲的主角戏。母亲将一年的收获都在这几天变着法儿给家人呈现出来,重头戏就是吃食了。咽了咽口水,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此时妻子刚好也打电话过来,听到我说饿了,她笑道都要当爸爸的人了,怎么还和孩子一样。是啊,我还是爸妈的孩子,但是很快我也是爸爸了,我要怎么当爸爸呢?

我的父亲教我做事,教我做人,甚至也教我去做一个好丈夫,但是父亲却从来没有教我如何去做一个爸爸。回忆过往,父亲不仅将过年的主角戏让给了母亲,我成长的大戏更多的也是母亲在演绎。小时候我很怕父亲,对于父亲在外奔波挣钱,缺席了我所有的家长会、生日等等,我都暗自窃喜。所以我的父亲作为爸爸对于我学习作为爸爸而言,没有一点借鉴意义。

当天边开始泛起鱼肚白,归家的路也越发的明亮起来。清晨六点,载着一车的年货与满身的疲惫,我终于抵达了终点。车还未停稳,母亲一个箭步夺门而出,这一次还是没有看到父亲的身影。母亲说父亲打早就去喂牛了,家里养了五六十头牛,是家里一年主要的经济来源,主要都是父亲一个人完成养牛的工作。夏天父亲为了躲避炎热总是天不亮就起床去喂牛,不想今天父亲也去的这样早。上学那会儿,一放假父亲便清早把我叫醒去帮他的忙,母亲心疼道“他不回来你一个人也喂完了啊!”父亲从不理会,只是一个劲儿的催促我。我虽然心底一百个不愿,却还是得乖乖的跟着去。我搬完东西便自觉要去帮父亲的忙,母亲说“今儿你爸去的早,估摸着你这会儿到家,他也该回来了”。我还是执意踏上了去牛栏的路,一如父亲不理母亲的劝阻,非要带我去喂牛一般。清晨的雾气还未散尽,田地里零星的些许浮翠。约莫走到一半父亲的身影在云雾间渐渐离析出来,一如记忆中的健步如飞。

“爸。”

“回来了。”

我自然而然的让父亲走到我前边。

这似乎就是我们父子俩这么多年以来的默契。

父亲快步的前行,我们似乎都在等待对方打破这沉默。

“今年冬天比去年冷”父亲道。

“好像是的”我答道。

太阳升起来,晨雾散尽,才发现这田地的麦苗已从浮翠化为绿毯,一道道绿道蜿蜒地伸向那灿烂。父亲的背影被镀上一层金光,父亲的身影更加明朗起来。

在阳光的照射下,黄土地上我与父亲的的身影重叠。这走了几十年的小路,早已铭记了我与父亲的身影,一路无言,这是我与父亲的默契。原来父亲从未缺席过我的人生,无论寒冬还是炽夏,无论蜿蜒小路还是平坦通途,父亲他一直默默地走在我的前方,不远不近不快不慢,引领着我的步伐,指引着我的方向。

回到家,母亲张罗着我们吃早饭,开心的说到“今儿太阳出来了,暖和了。”